Skip to content

關於這裡

因為太喜歡《大漠謠》這個故事,在此分享這部小說,給習慣正體中文的讀者在網上閱讀。原稿 (簡體) 是從晋江文学城上弄下來的,應該是作者桐華幾年前的初版,想看最新版的朋友請去買書。另外我因為中毒太深,打算時不時寫點感想或轉載在網路上看到的照片評論,歡迎喜歡這本小說的粉絲加入討論。

線上閱讀:
大漠謠小說 上冊
大漠謠小說 下冊

相關資訊(可惜找不到任何正體中文網站 Orz):
大漠謠百度貼吧
大漠謠豆瓣讀書
大漠謠人人網
大漠謠新浪微博
大漠謠Facebook

廣告

[轉錄] 一時的錯過 一生的錯過

最近很懶得寫東西,估計是虎頭蛇尾的毛病又犯了,無法堅持每週貼一篇新文,但其實想講的東西還有好多,只能看我把想法轉成文字的執行力有多強。今天在網上看到一篇文還蠻喜歡的,在這裡分享一下,唯一的更改是把它從簡體轉成正體,順便改了幾個錯別字。我最舉雙手贊成的部份是講到雲歌的那句話,雲歌的性格造就了《雲中歌》不可避免的悲劇,明明是兩個月前看的書,現在想到這故事都還免不了心頭一緊。

原文出自大漠謠吧:http://tieba.baidu.com/p/1865530035 作者:那年的水颜

很久沒有看一本書會有再看第二遍的衝動,其實要說情節也是言情小說一貫的套路,難得的是桐華把那些錯過、失去、糾纏寫得細膩動人,讓人汗毛豎立,雞皮疙瘩一地,感覺天地間都彌漫著傷感、纏綿悱惻的味道,實在是厲害。

不管是《步步驚心》、《大漠謠》還是《雲中歌》,桐華擅長用失去錯過和那些讓人揪心的遺憾賺得你眼淚滿滿。《大漠謠》是我最喜歡的一部,雖然小玉也不斷擁有和失去,但她卻又不斷的得到和擁有,她是幸運的,她終究可以攜那個“一心人”暢遊天地間,讓人在傷感、揪心的同時也可以幸福微笑。

她是個 棄兒,被狼養大。她一生最重要的男人就是她阿爹,那個教她做人、教她權術、教她梳辮子的男人。可以說玉瑾的性格和人生選擇都源於這個她叫阿爹的男人。他說 “一時的錯過,就是一生的錯過,人生中很多事情都沒有回頭的機會。”所以玉瑾在幸福面前總會緊緊抓住,不到對後一刻不撒手,由此也可見九爺傷她有多深。他 說“你一定要活著,答應阿爹,不管遇到什麼都要努力活著,快快樂樂地活著,阿爹唯一的心願就是你過得好。”她就盡她的所能忘記仇恨,記住溫暖。他教她‘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芍藥’,她就拼命要找那個和她互贈芍藥的人,陪她快快樂樂地活著。 閱讀更多…

[霍玉] 令人期待的"綁架"(下)

之前提過,霍去病對金玉的態度一直是明確的,他勇於表達,也用各種方式實踐對玉兒的感情,那玉兒在被小霍擄走時的反應又是如何?

我覺得從一開始在客棧重逢就很有戲,為什麼玉兒看到突然闖進房間的小霍會知道「害怕」?這股心虛來自於她對小霍的在乎,以及內心有愧,不然儘管小霍臉色再冷再難看,玉兒離開長安城或去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她的自由,霍去病又不是金玉的什麼人,哪來的資格管這麼多,又憑什麼對她生氣?

再來,把玉兒綁架走的招數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如法炮製的,雖然小霍是半強迫地把玉兒帶走, 如果玉兒打從心底不願意,小霍這樣強勢的做法萬萬行不通,玉兒會發脾氣,會據理力爭,小霍能威脅把她敲昏,她除了罵些無關痛癢的髒話,難道就沒有更好的方式反擊?只因為眼前的人是霍去病,所以即使表面上玉兒不從,但我認為她下意識已經默許。同時,被架在馬上的玉兒終於關心起細節來了,還問起小霍這樣來回趕路累不累,對話結束時更不忘若有似無地撒嬌著,「摔你自個無所謂,可是不能害我」。這是玉兒第二次和小霍共乘一匹馬,距離上次已相隔多年,巧合的是玉兒兩次都在小霍背上/懷裡進入夢鄉,不論是西域還是隴西,不論是初次見面或熟悉之後,玉兒都信任小霍,才能總是靠著他放心睡去。
閱讀更多…

[霍玉] 令人期待的"綁架"(上)

自從知道大漠遙被拍成電視劇之後,常常在想像各個章節會如何被詮譯,其中最讓我期待的不外乎劉詩詩和彭于晏的對手戲。可能是霍去病這個角色太討喜了,在戰場上是個攻無不克的大將軍,卸下戰袍又是個專情男子,用他的方式守護照顧著心愛的女生。這樣一個鐵骨柔情的小霍在面對金玉時另有他活潑可愛的一面,玉兒和小霍的成長背景讓他們的個性和常人不同,卻有著同樣的幽默機智,又對彼此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疼惜,這些特點堆疊起來,讓兩人的相處對話從初見就很特別。玉兒對九爺常常是小心翼翼的,因為九爺的心意一直不明朗,玉兒只能不斷猜測;跟霍去病就不一樣了,玉兒在小霍面前總能展現最真實的自我,時而愛嬌時而頑皮,有時又露出狼女的一面,也難怪把小霍迷得神魂顛倒。 閱讀更多…

[霍玉] 大漠謠新劇照

出去旅行一趟回來就看到這種照片,尺度也太大了一點…… 熟悉小說的人應該看得出來這是溫泉那章的場景。

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播啊?(敲碗)

圖片來源:大漠謠百度貼吧

大漠謠電視劇

[霍玉] 霍去病為什麼要隱瞞金玉孟九在找她

大漠謠小說裡金玉對兩位男主角感情的變化可以從她離開長安為區隔,當玉兒離去前最後一次走進石舫竹館,接連吹了三遍『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的《白頭吟》,留下訴盡衷情的絹帕時,她對九爺是徹底失望了,玉兒初戀的火熱的心已冰冷,只想把過去寫下的點點滴滴裝進竹箱交給九爺,就此了結這段情緣,也拋下長安城的一切。

三天之後,霍去病幾乎是以強盜的姿態重返金玉的生活裡,除了上戰場或回長安,幾乎和她形影不離,幾個月過去,發生了這麼多事,霍去病已徹底融入玉兒的生命,成為她的骨中骨,血中血,九爺此時即使再心痛再努力,也沒有機會挽回些什麼。

有心疼九爺的人責怪小霍隱瞞金玉九爺在尋她,因為如果玉兒一開始就知情,她肯定會和九爺在一起的。關於這點,我只能說一切都是緣份,或許要怪命運,或許要怪造化,九爺和玉兒實在是情深緣淺,一點辦法都沒有。小霍的心情我能懂得,老實說,桐華在這裡舖陳得很好。 閱讀更多…

[孟玉] 錯過一時遺憾一世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蕭伯納說:「此時此刻在地球上,約有兩萬個人適合當你的人生伴侶,就看你先遇到哪一個。如果在第二個理想伴侶出現之前,你已經跟前一個人發展出相知相惜、互相信賴的深層關係,那後者就會變成你的好朋友,但是若你跟前一個人沒有培養出深層關係,感情就容易動搖、變心,直到你與這些理想伴侶候選人的其中一位擁有穩固的深情,才是幸福的開始,漂泊的結束。」

嚴格說來,金玉(玉兒)人生第一個可能的終身伴侶並非九爺,而是伊稚斜,如果後來的那些變故沒有發生,以伊稚斜對她的感情及她對伊稚斜的愛慕崇拜,他們是有機會廝守終身。不過因為伊稚斜在小說裡只能算是個打醬油的,所以當故事在月牙泉邊展開及隨後在長安發展,光風霽月的九爺才是玉兒的初戀,比起小霍本應佔盡先機,眼看就要與玉兒發展出「相知相惜、互相信賴的深層關係」,成為玉兒的人生伴侶,沒想到故事急轉直下,九爺的思量與隱忍,竟讓他三番兩次對玉兒的暗示明示閃躲推卻,要不是玉兒徹底死心絕望,選擇連夜離開長安,小霍根本連一點機會都沒有。玉兒曾經為九爺費盡多少心思,眼裡除了他再也沒有別人,倘若九爺願意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以相同的態度面對玉兒,晚來一步的小霍充其量只能當玉兒的好哥兒們;假如玉兒當天回到落玉坊多待一晚,幾個時辰也好,她跟九爺不會錯過,之後的風風雨雨也將全部改寫,可惜,一切就只是假如。 閱讀更多…

我心中的大漠謠九爺樣貌

之前提過大漠謠電視劇中,玉兒的角色是由劉詩詩飾演,我對桐華筆下這個女主角有很高的期待,既要活潑慧黠用盡心機,骨子裡又有一股野性,至情至性敢愛敢恨,十幾歲的年紀卻經歷過別人或許一輩子都無法體會的愛恨情仇。

女主角搞定之餘,男主角之一的石舫孟九(孟西漠)則是由胡歌挑大樑。我對詩詩雖然不夠熟悉,至少還看過她的步步驚心,但對胡歌倒是相當陌生,沒資格猜想他在大漠謠中可能的表現。不過我覺得孟九恐怕是大漠謠裡最難選角的人物,要成功詮釋出孟九,眼神、表情、動作都需要非常努力揣摩才能到位。桐華在書裡不知花了多少心血形容他的氣質形貌,首先是在月牙泉邊的出場,『眉目清朗如靜川明波,身姿俊雅若芝蘭玉樹。他只是靜靜坐著,我已覺得彷彿看到朗月出天山,春風過漠北』。光這麼幾句開場已經讓我腦裡轉了十幾圈都想不到合適的人選,斯文清秀的小帥哥是基本條件,重點是眉眼和舉手投足間所透露出的優雅及溫暖。雖然以輪椅代步,卻能做到從容不迫還兼顧賞心悅目,因為孟九的存在,孤寂的大漠風景竟『因他一襲白衣,平添了幾分溫和』。

在石舫重逢時,玉兒的形容更把九爺說得簡直如仙人下凡:『不管是在大漠,還是在長安城,但凡他在,再平凡的景緻,也會因他就自成一道風景,讓人一見難忘』。既要俊美至極,又得撐得住場面且不至淪於娘砲,放眼娛樂圈,能一出場就符合這樣角色設定的演員好像真沒幾個。九爺在桐華筆下是個舉世無雙的溫文美男子,雖然他石舫舫主的身份和釋難天的稱號讓他足以號令多人,身上卻沒有一絲相應而生的霸氣,每次出場時散發出的感覺都是溫潤的,桐華描寫他的外顯表徵時有一點類似步步的八爺,但更為沈穩內斂包容;沒有雄心野心,只希望能照顧身邊的人,不管外在環境如何改變,始終是一個皓月清風的謙謙君子。

上面這張胡歌的九爺劇照老實說還蠻有愛的(羞),我可以感覺到他眼神中若有似無的愁思,只是不曉得所為何,是因為西域各小國還是玉兒呢?聽說原本唐人影視是屬意讓胡歌演小霍,但他自己卻想挑戰孟九,因為小霍對他來說是個較容易駕馭的角色,反而孟九像一團霧,摸不清邊界,所以他還需要深一層的探究。的確,小霍的個性十分張顯,對玉兒的態度更是直接,沒那麼多細微的隱忍;九爺幾乎是完全相反的悶葫蘆,用情雖深,性格卻很收斂,是一個內心戲一秒鐘幾十萬上下,時不時都在千迴百轉的角色,很多事情不能用言語傳達心思,靠得只有神情和目光,需要更精確的掌握才能成功讓觀眾進入九爺的心境。

在大漠謠電視劇發佈會的微訪談中,胡歌將九爺定義為『在完美中發現殘缺,在殘缺裡成全完美』,導演李國立則在受訪時指出:『現在的胡歌有這個能力和閱歷去挑戰更深沉一點的角色,把九爺的創傷蒼涼和深沉釋放出來。』我知道胡歌這個人很紅又有才,只是畢竟沒看過他的戲,加上如今遇到的又是九爺這樣的角色,總覺得不是很踏實。話說戲也拍到快殺青,現在只能等著看了,期盼胡歌能將孟九的溫暖柔情自然地帶出來,成功詮釋我心中完美的九爺樣貌。